•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春来半岛

绛纱弟子音尘绝鸾镜佳人旧会稀

今日致身歌舞地木棉花暖鹧鸪飞

一千多年前李商隐所写的这首《李卫公》,凄丽不堪回首,令人不禁想起更古的一首七绝,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不过《李卫公》的景物是写广州,也可泛指岭南,比江南又更远一点,而如果不管前两句,单看最后一句,则“木棉花暖鹧鸪飞”真是春和景明,绮艳极了,尤其一个“暖”字,真正是木棉花开的感觉。(剩余2510字)

畅销排行榜
  • 有声电影
    新世纪文学选刊·上半月 2009年02期

    新世纪文学选刊·上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