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生活在继续

一九五O年,也就是我来到澳大利亚之前不太长的时候,我干了一年的苦力,监狱释放了我。

假若我告诉你,我不得不在钢厂干上整整一年。每天,甚至包括星斯天,要干上十一个小时,拉着钢板,穿越一个巨大的露天工场,来到灼热的通道,你简直难以相信。

以前我上班的工厂里有位辛格先生。有天他想吻我,可我不愿意,我打了他一个嘴巴。(剩余3349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