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的浪子

本文意在回答阿利斯特·克肖最近发表的文章,《最后一个侨居国外的人》。不过我很难与克肖锐利的新闻武器对阵,所以不打算对他文中诸点逐一作答。有人愿侨居国外,有人想返回本国,那理由无论如何是因人而异的,因此这个问题,也就只能根据个人的感受来回答了。

我今年四十六岁,在国外度过二十个年头。最近十年,几乎寸步未离卡斯尔山那方圆六英亩的“山茱萸”农场。(剩余2959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乡居闲情
    新世纪文学选刊·上半月 2008年06期

    新世纪文学选刊·上半月

  • 想父亲
    新世纪文学选刊·上半月 2007年12期

    新世纪文学选刊·上半月

  • 幽默
    新世纪文学选刊·上半月 2007年12期

    新世纪文学选刊·上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