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6病房

只有伟大而又珍贵的事物

才会经久不息而绝对地存在。

——亨利·戴维·梭罗

1

6病房是我的名字。

那个热得挤干了植物水分的夏天,一个衣服裤子头上脸上手上脚上,凡是和这个世界接触的部分都星星点点地撒满了涂料的小工人用大红色的油漆,把我的名字印在门上方的透明玻璃框里。

如同人类取不同的名字以示区别一样,如果不是病室门上方玻璃框里的阿拉伯数字作为我们身份的代号,一切工作将陷入无序,因为我们加起来就是那幢火柴盒式建筑水泥原色的五层高的住院部大楼中数百间病房,每个病房从里到外几乎一模一样:灰色的水泥地、绿色涂料墙裙、四十瓦的日光灯、需要窗钩固定的木窗、铝制拉手的木门、同一朝向放置的单人床和床头柜、同一规格的棕垫、一床被活人或死人压迫过成千上万次而变得没有厚度的棉絮、白被单和装满糠壳的白色枕头等等。(剩余9272字)

畅销排行榜
  • 死地
    小说界 2015年05期

    小说界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