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拉魂腔

我十五岁师从柳琴戏名角厉纯阳,在徐州城北利国驿一带,跟着戏班走乡串村。戏台上,生旦净末丑,轮番登台。戏台下,观众如痴如醉。

一场大戏,压轴的是我师傅厉纯阳。

我师傅不描眉不化妆,一袭长袍上阵,梆子丝弦大鼓笛子伴奏,唱《喝面叶》,唱《西岐州》,台下掌声如雷,高潮迭起。

我就是有一次在台下听厉纯阳唱柳琴戏,迷了进去,不能自拔。(剩余1744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