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字的明信片

父亲生前是一个善写的人。

记得我上女子学校初中一年级而首次离家时,还不到三天,父亲就寄来了信。

尽管时任一家保险公司的分公司经理,父亲依然一笔一画、毫不草率地用大号笔写着“向田邦子女士”,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称谓,我很是吃惊。本来父亲在写给女儿的信中使用“女士”这样的称谓也未尝不可,然而直到四五天前,我还被“喂!邦子”这样地叫来叫去,“混账东西”的骂声和挨拳脚也是常有的事。(剩余1304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狐戏
    微型小说选刊 2016年20期

    微型小说选刊

  • 警服
    微型小说选刊 2016年20期

    微型小说选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