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民间物质(二题)

我最早吃的糖,应该算得上糖丸了——一种被甜包裹的药丸,只是我没留下一点儿关于它的回忆。

那时我还没开始记事儿。我是从儿子吃它的情景联想到了我自己,看到他皱着眉头就着温开水吞下了它,眉头像橘瓣立刻舒展开了,无限神往地问还有吗?我知道它一定很甜,足以忘记任何恐惧与不安。

但时光拒绝回头,我已不能也没必要吃它了,它作为我健康成长的痕迹连同它的味道被永远湮没在了并不遥远的起点。(剩余376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