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时期的爱情

我三月份刚刚从北京回来,那时候非典在北京还只是一些市民的私下谣传,我在北京呆了一个晚上,只为了见韩微一面。见面地点在韩微新买的房子里,那是一套二手房,在鲁迅文学院附近的羊角胡同,她花了三十万买下房子后总是打电话要我来北京看看,我犹豫了好长时间,一直找借口推托。这次到北京我想好了,就趁这回见面把该说的都说了吧,长痛不如短痛,我心里隐隐有一种预感,这可能是我和她最后一次见面了。(剩余4531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站台
    文学与人生 2006年07期

    文学与人生

  • 苍蝇
    文学与人生 2007年07期

    文学与人生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