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仁庄纪事(组诗)

闲逛梅花洲

捧回的石佛,是重的

喋血的梅花,是重的

醒在龙脉上的梅花洲,是重的

知青小屋和人民公社,是重的

三步两爿桥,是重的

桥堍经文样的密密麻麻的

爬山虎,是重的

此刻的我,是轻的

像水西草堂前的忽闪的皮影

当我穿过桃花源的十里春风

走上高高的石廊桥

恰好瞅见,两棵千年银杏

在浓密的知了声里

迸足气,挺了挺腰杆

梧桐树的东南西北

并不高大的梧桐树下

是爷爷奶奶的坟冢

梧桐树的东与西

是我们家的责任地

每年收割时节

父亲总要领着我们

在树阴下肃立

像默哀,像领受祖先

赐予的光影与圣餐

而梧桐树的南与北

是流经她的大运河

她用银色安魂曲,不问昼夜地

安抚我们的庸常生活

这多么像我们家

那条茁壮但不发达的根

梧桐树上的鸟

赶也赶不走

或赶走了立马就返回

这群纷披在梧桐树上的白鹭鸟

像是为坟冢里的爷爷守灵

这多么像

在田间泥土里刨食的父亲

一旦离开土地

一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只能用满头的银发

向晚辈们宣示

这里曾是真正的家园

蓝天默片

像一阵突然降临的鹁鸪雨,

这片循入我视野的鸽群,

在天空腾挪,跳跃,俯冲,

发出“咕咕”的绛蓝色鸣叫。(剩余178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父亲
    文学港 2016年11期

    文学港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