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论(组诗)

当我们说起信仰

吃螃蟹时,我们忽然说起了信仰

一个女人意外的遭遇

那些绝望定然如临深渊

她抓住这个词,如同抓住浮木

我认真地对付着眼前之物

剥壳、剔肉,蘸酱油和醋

曾经横行的蟹脚

如今也都被一一拆除

像白日里令人焦虑的问题

暂时无解,或许永远无解

而信仰是什么?

如此刻,每拆下一只蟹脚后

将获得的片刻安心

塌陷的部分

“这是遗址,距今已经……”

史学家们还在争论

这是一块年代久远的青石砖

无从辨认。(剩余801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文学港 2013年06期

    文学港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