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文学的失明:香味大步疾走

我重述过禅宗个案,用小说的方式重述《盲人掌灯》。这是博尔赫斯惯用的“偷窃”方法。

两个人在山间小道相遇。一个明眼的游僧发现提着灯笼的僧人是个盲人。于是就有了禅味的问答。看不见,怎么还打灯笼,难道你不想让别人看出你是盲人?

漆黑的夜晚,明人和盲人都处在同一种境况:两眼一抹黑。但是,盲僧夜里行脚,就打着灯笼。(剩余8535字)

畅销排行榜
  • 说戏
    文学港 2013年01期

    文学港

  • 父亲
    文学港 2016年11期

    文学港

  • 倒影
    文学港 2016年11期

    文学港

  • 地铁
    文学港 2016年11期

    文学港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