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赌徒

我常抱怨母亲对阿梅的溺爱。我抱怨时母亲心里很难受。倒是父亲,说:“这样的人不如死了干净!”母亲说:“你们没有做过女人,不会明白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骨肉。她二十八岁那年,我还扇过她两个耳光,想起来真为她可怜。”

我与阿梅相差九岁,理应呵护她,但小时候也没少吃我的拳头。有一回,阿梅拿着木梳追赶小妹,然后一只臂膀挽住小妹的头,另只手使劲地耙小妹的头。(剩余7150字)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文学港 2013年06期

    文学港

  • 风筝
    文学港 2014年01期

    文学港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