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午后

中午,大人们像是喝过迷药软绵绵地低头,一个个睡着。安安试图甩脱捉着自己的干枯蜡黄的手。奶奶半睁着眼,嘴里发恶,又睡过去。安安在甩动时,感觉那手紧握自己一下,像虫子蜇过,好玩。谁知甩着甩着甩开了。那只老手像瞎子摸黑,摸出几道弧线,疲乏地落向扶手。安安嘿嘿地笑,露出整块牙龈,门牙尚未长好。

这时,座钟的秒针一步一步地走,像有人在一下下地铡草。(剩余3147字)

畅销排行榜
  • 说戏
    文学港 2013年01期

    文学港

  • 先生
    文学港 2018年06期

    文学港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