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与何首乌

蒲公英的种子

原本我珍视那些花儿乱开、枯枝吐绿、大地焕发青春,容易让人产生幻觉的季节。这样的季节在故乡总是层次分明,拿捏有度,让人赏心悦目。柳眉儿开始纷纷扬扬,浮水清波白鹤亮翅,田间地头的胡豆、豌豆、青葱、麦苗、还有油菜花花总是那个青青、郁郁、黄黄又黑黑……每当春风剪掉一冬长袖,我都会因想起一位戴着玻璃眼镜,一袭灰布长衫的先生而不可思议———他背着手,玉树临风地停在我放学必经的某个路口,等着与那些刚刚在老师那儿背诵过《匆匆》的孩子相遇。(剩余11553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死者
    文学界·原创版 2010年01期

    文学界·原创版

  • 老上海
    文学界·原创版 2012年11期

    文学界·原创版

  • 空房间
    文学界·原创版 2013年12期

    文学界·原创版

  • 纹身
    文学界·原创版 2011年11期

    文学界·原创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