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时间的牺牲品

曾有人说,生为中国人,最大的幸福就是可以阅读《红楼梦》。似乎同样可说,法语世界读书人的最大阅读快乐,是读法文原版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是,法国人似乎并没有如此表示过。普鲁斯特小说的知音,也不是法国人,而是爱尔兰人贝克特。几乎每一个读过普鲁斯特小说的读者,不管是法语原版还是其他各语种的译本,可能都会产生这样的抱怨:太长了,太细腻了。(剩余913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