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深奥者的朋友

以下凡从别处摘引到此文中的,可能都是断章取义。

年轻的时候读《牛虻》,有太深刻的印象。那张插图——牛虻的头蜷缩在琼玛的臂弯里——总是挥之不去,我相信每一个读者都能感觉到他们两个人颤抖的心跳。几乎每一个读者都在期盼他俩的重逢,期盼琼玛的亚瑟归来。然而伏尼契却安排玛梯尼“突然回来了”——一场可能的相认又一次葬送。(剩余7583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