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则见风月

看戏

我总疑心开场锣鼓就如说书或口技起始前的醒木,一拍之下,便提点台下兀自嗑瓜子闲聊耷肩缩背目光涣散的那起观众——戏,开始了。

祖父到老年爱看黄梅戏,我是他的跟屁虫,就随着一起看。最早看的是《劈棺惊梦》,那年我十岁,知道扮田氏的演员叫马兰,祖父天天与父母聊她。我几乎以为她是和我们很亲近的人,像远房亲戚,虽见不着,隐约还有一丝血脉连着。(剩余4625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