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今岁又清明

爷爷是一九八七年走的。

那个春天,我在一所寒苦山区的中学读高二。学校离家很远,没有公路,自然也没有车,来来去去,都靠步行。那时候多数是一个星期或两三个星期回家一次,为的是带走一桶酸菜,五元生活费或一袋红薯干。

某个星期天,回到家里,吃过了三碗杂面,父亲说,去给爷爷坟上撂张纸,我才知道爷爷离开这个世界了。(剩余1490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