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那年的落日

一晃,德成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六年了。

我离开萨尔托海也整整六年了。天迢地遥,不知道它现在变化成了什么样子了。如果井架还在,那作为标识的旗子该换了多少茬了?竖井,也该打到千米了吧?在千米的井下,一群人又是怎样的生存情状?

萨尔托海距石油之城克拉玛依市不远,据说离乌尔禾区最近,我们那时候的吃穿之用都自乌尔禾运转而来,可惜我一次也没有去过。(剩余1611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