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杀生

它是零,是虚无,如果它有重量,那也是微乎其微,如阳光下飘浮的尘粒,或只是一声渺渺的叹息。

那是一条花色斑斓的球蟒,缠在姝雪白的手臂上,吞吐着红色的舌信。黑色鳞纹,蛇身密布不规则形状的灰褐色块斑,有的地方暗黄,有的地方走着闪电般白金的纹。看久了,眼睛有点花。

“来,靠近一点,球球很乖的。”

姝竟然是个弄蛇女。(剩余5584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