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小人国里穿行

人说椰树,我会在脑海里把它移出“树”的范畴,放在奇花瑶草的位置上欣赏。作为北方人,我眼中的树是站立在漫漫黄土地上沉默的修行者,它们冬日萧索,春季萌芽,只绿一个夏天就凋谢了。这些树是杨树、柳树,即使是柞树、榆树和桐树,它们只是“树”,如劳苦大众。而椰树是另一种情形,仿佛是羊群里突然冒出的长颈鹿或孔雀,它树干无限伸向天空,头上顶着羽毛的帽子,眼前一定有海与沙滩。(剩余2913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天涯
  • 天涯
    2017年06期
    电子价¥6.40元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