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面具

会是父亲吗?陈青不知道。

早上起来,她去刷牙,牙龈还是出血,她吐了一口,又吐一口,再吐一口,红色不曾消减,陈青笑了笑。镜子在石灰墙上遗留的椭圆形的轮廓,呈灰黄色,破败,像在等待着渺渺无期的修缮。一只蟑螂从盥洗池里爬了出来,触须修长,羽翼油亮,应该在陈青家里过得挺滋润。陈青想,它比我过得好。这只蟑螂一直向上攀爬,溜进灰黄色的椭圆形内,停住,两根触须向两侧缓慢地移动。(剩余1316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