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相 看


打开文本图片集

记不清什么时候,我的右手掌生了一只“眼睛”。

最初,只是一块硬皮,生在掌心外缘,小指第三节下方一公分处。豆粒般大小,没有痛感,只在挥拍摩擦时微有异样。我没放在心上,运动员嘛,谁的手上不起泡不长茧?但凡日常作息无碍,掌上粗糙的触感倒像证据,是一张摊开在人前的履历,记录眼前这人多么勤守本分日日练习。

不太痛,也就顺理成章忘了它的存在。(剩余1506字)

畅销排行榜
  • 梦镜
    台港文学选刊 2003年01期

    台港文学选刊

  • 意外
    台港文学选刊 2007年01期

    台港文学选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