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短途

母亲要把一条路卖掉。母亲是这么说的:“再去这一次,这条路我也就卖了。”母亲说的这条路,是去她娘家的路。说这话时,母亲已年近九十,自认为来日无多,去这一次便是最后一次,不会再去了。但她不说不去了,而是说卖掉。

母亲说得坚定,但也怅然。我听后,一阵心酸。“卖掉”这条路我并不心疼,而是如果没有了母亲,那这条路还能有什么风景!

这条路,也是我和母亲共同的路。(剩余3761字)

畅销排行榜
  • 灶锅
    山西文学 2005年05期

    山西文学

  • 满月
    山西文学 2012年09期

    山西文学

  • 谋杀
    山西文学 2013年04期

    山西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