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大山之子

半张被子里的母亲

他留着一小撮微白的胡须,脑门剃得锃亮,神仙一样摇晃着脑袋在石桌前喝茶。脚边还守着只黑狗侍卫。这个形象深烙在我脑子里,以至于他去世几年后,我还会一次次梦到。

他是我的姥爷。母亲常说起他的光荣史:这个曾在日本人轰炸里漂泊的乞丐小孩,居然成了国营煤矿的工人,因为吃苦耐劳、人缘好晋升成领导,还入了党。(剩余9353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