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四姨

四姨被四姨夫那头蠢驴,石杵子舂莜麦一样舂了一辈子。四姨说,怨自己蠢呗,要不怎么会叫蠢驴,舂一辈子呢?

在外人嘴里,说法可就不一样了。在我们老家,早些年提起王五媳妇,都会睁大眼一惊一乍:“那货?咋说哩,烂得跟庙湾那口石砵子,差不多!”

这让外公家的亲戚们很没颜面。大家都躲得老远老远,甚至不愿说自己是外公家亲戚。(剩余15751字)

畅销排行榜
  • 灶锅
    山西文学 2005年05期

    山西文学

  • 满月
    山西文学 2012年09期

    山西文学

  • 谋杀
    山西文学 2013年04期

    山西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