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程立龙的诗

海魂衫

它给了我二十年深刻的内涵

铭记与承诺

岁月的精神

写在对天空的仰望

和大海涌动的波浪间

也许这一道道蓝白

拼成的色彩

在炫酷的今天

有些单调

也许这一件件圆领

汗衫的普通

在时髦的当下

有些简陋

但它记录下一个战士的情怀

如果你没有

在波峰浪谷里穿行

如果如果你没有

在惊涛骇浪中搏击

你又怎能

明白它的前世今生

读懂它的魅力无限

那是永恒的天际线

那是浪花铺就的航道

那是军魂铸就的征衣

那是水兵一生的荣光

它就是

海……魂……衫

家乡

我现在生活的城市

离我的父母住过的地方

已经有了几十年风雨的距离

记忆中的小河

它应该一直流淌

它的方向和我后来的远处一致

那时候小河旁的村子是我的家乡

我在冬天的时候想它

它不冷我也不冷

如今我一想到自己的故乡

我的心依旧不冷

却有了一丝淡淡的凉

北方的北京

北方的北京

冬天的冬季

小雪不见雪

大雪亦无雪

许是节气凌乱了季节

许是季节迷离了节气

天上的云散淡浓密

像雪一样白

白得春暖花开

一任心境云淡风轻

被冰雪擦洗过的天空

清澈着一汪碧蓝

蓝得秋高气爽

一任思绪潺潺流淌

冰封的日子

文字依旧跳跃着

梦里水乡

严寒的岁月

语言依旧灵动着

三月烟花

北方的北京

冬天的冬季

小雪真的无雪

大雪真的无雪

节气未变

气节不冷

家,老了

房子老了

父母也老了

老得像門前的那条河

颤颤悠悠地流淌

流淌着一段

长满青苔的故事

房子老了

父母也老了

老得像屋前的砖头路

凹凸不平地铺着

铺满了一段

尽是沧桑的过往

房子老了

需要修护

父母老了

需要反哺

可长大的孩子

已飞往远方

老房子

只能枕在梦里

老父母

只能挂在心中

房子老了

父母老了

家也就老了

秋乡

就这样等着

等着那最秋的月

和月下的波光

暖暖地流淌

流淌着诗和家乡

走近家乡

雨凉嗖嗖地绵延着

自己的清冷

生动着望穿秋水

云密咂咂地浓烈着

自己的心思

鲜活着乌云密布

还这样等着

等着梦与梦的叠加

叠加成拨开乌云的神话

终于有一束最柔的追光

缓步出天空的帷幕

雨,散了

云,暖了

月,开了

走与留

没走的时候

想走

真走的时候

想留

想走的是心

走不出的也是心

想留的是情

留不下的也是情

走 是起点也是终点

留 是终点也是起点

走留的纠结

不在走和留

而在

怎么走

如何留

东北记忆

匆匆地来过

便留下了匆匆的记忆

匆匆的记忆里

长满了并不葱葱的美丽

终于 终于有了

并不匆匆的脚步

终于 终于可以

驻足曾经的往事

白山黑水间

流淌着江南水乡的灵秀

黑水白山间

飘动着北疆草原的苍翠

记忆中的苍凉不再

记忆中的贫瘠不再

任那 一路风景

给自己的视觉一次

饕餮盛宴

其实 对于记忆

回忆中记忆难免偏色

而记忆中的记忆

才是一种永恒

寒夜

总想把从前扔进寒夜

不为记起,只为尘封

待明天的山花

烂漫地唱醒往事

总想把激情扔进寒夜

不为点燃,只为氤氲

寒冷是让我独步的

我相信春暖就会花开

总想把自己扔进寒夜

不为绽放,只为坚守

哪怕冬日飘逝

也不让时光凋零

最冷的景,最冷的日子

不必数枝头的叶

不用数天上的星

数数日子

就会越数越暖

雪依旧在天边

云朵落在枝头

那是我最美的绒花

写给神女峰的神女

为了一份承诺,

千年守望,顺流而下,

为了一份情怀,

千年等待,逆流而上。(剩余909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