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如白昼

太阳正在走近我

我只能坐下来

被黑夜和爱熟透的心

己在天空闪闪发亮

有含孕的潮汐,它就会

春暖花开。太阳正在走近我

雪已经下了

雪已经下了

那株月季往死里一红

红花燃烧成白花

风一起,漫天都是纸幡

诗者说

被禁锢的人呐

给他监室,他就获得天空

给他枷锁,他仍生长翅膀

什么也不给他

他就拥有剑、闪电、火焰

诗歌和风

减法

减去那长长的前缀,减去那些定语

和形容词……姓氏之前,统统减去

连姓氏也可以减去,名字

也可以减去……

轻的,重的,统统让时光拿走

……一直减到一把骨灰

只是我的文字可以留下,哪怕剩下

仅仅一句诗,刚好

安放我的灵魂

疑问

天哪,人一向前,你便后退

一退再退,天天空出来

好大的孤独,所以,你就叫天空?

地哪,内心休眠着多少条山河

天同覆,地同载,多少岁月也吃得下

从不喊饱,所以,你就叫大地?

是否写诗的人都叫诗人?可我

不知道什么才叫诗?活在天地之间

我该如何,如何给万物命名?

在泰山下,遭遇一场清明雪

去年冬天,我曾放牧过它们的父兄

这些微小的尘粒,被辐射伤害的孩子

一个一个追不上远去的亲情

无家可归,纷纷扑向春天的背阴处

它们也想取暖,被温暖俘虏,一个一个

灵魂抱着泪水,掉进我有些潦草的前半生

天空,我将把这些皱纹还给你

坐在湖边,与湖水对视

风不停地吹

直到把一湖的波纹吹进我心里

风不停地吹

直到把它们又吹到我的脸上

风不停地吹

再吹

天空,我将把这些皱纹还给你

称称春天的体重

一只来自春天的蝴蝶

羽翼微震,引发了一场海啸

我看到天上的星辰

不由自主,成为秤杆上的准星

上帝的利刃之上

除去寒冷,除去病痛,除去恨

剩下的,可否是春天的體重?

父亲.我生命里最硬的词汇

所有的汉字里,唯有“父亲”一词最硬

父亲,我要把您请回来

坐在我诗的题头,作为最硬的词汇

为儿子的诗句,呈现铁质

父亲,马明文

一个不识字的农民,故去多年

这质朴的光辉

让一个时代的文学蒙羞

直到一个暗下阵来

把自己坐成雕塑

透过铁棂,与天空对视

把病痛逼出体外

把温暖逼进体内

直到一个暗下阵来

哪怕你黑到黎明

上帝啊

我也要一直让内心亮着

一阵风把我吹回童年

一下子回到海边

一阵风把我吹到中年

岁月涌过来,被礁岩撕得粉碎

一下子来到桃源

一阵风把我吹回童年

我己无法再退。(剩余1764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