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深情和敬意:历史的关切文学的再现

一段时间里,福民经常驾车从北京出发一路向西。回来后,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他的见闻,并鼓动我等随他一起出行。我和其他朋友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以为福民正在践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或者像阿庆一样就是“脚野”,喜欢独自驾车出游而已。事实是,他的出游是有目的的,他是为“北纬40度”的写作做准备。在我的印象里,福民从来没有为写作如此用心劳神。(剩余838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 鮟鱇
    上海文学 2021年12期

    上海文学

  • 寄语
    上海文学 2021年12期

    上海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