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乌塘村轶话

大块头轶事

作为劳动力的牛,凭其功能和体量有权得到尊重。因此,谈起在村庄上消失的动物,它是首位,好比块头大的先退席。

人始终有矛盾心理,经常前言不搭后语。表现在牛身上:对牛弹琴,是讥它不解风情;牧童横吹短笛,构图中牛才是大面积的诗意。

春天,发情的季节,牛挣脱缰绳,鼻部扯得鲜血淋漓,满眼狂热。蹄子敲打着村庄大地,犹如战鼓响起。(剩余815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 鮟鱇
    上海文学 2021年12期

    上海文学

  • 寄语
    上海文学 2021年12期

    上海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