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全语言透镜

尊敬的女士、先生、学者和教授们:

请允许我以这样冒昧的方式将我所要说的内容呈现在诸位面前,如果不是出自必要性的审慎考虑,以及对本次(和历届以来)世界哲学大会的尊重,我绝不会使用这种故弄玄虚的形式引起诸位的关注。形式只是次要的问题,相信诸位看完我要讲的内容,便会忘了浪费在稍显冗余的形式上的时间所引起的烦躁。(剩余6534字)

畅销排行榜
  • 眼泪
    上海文学 2008年10期

    上海文学

  • 心脏
    上海文学 2019年03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