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二等市民

生活在自己出生的城市,上海。在那里活命,长大成人,又一天天变老的人,往陌生地方打一个电话,会揣着小心,习惯以一种乖巧的、避免碰无妄钉子的方式,讲一种zhi、chi、shi,z、c、s不分,对方一听就露馅儿的普通话。当口音暴露了自己的上海人身份,难得对方用上海闲话回答自己的问话,灵犀相通,一阵心的悸动,唤来了感觉,碰着上海宁(人)了。(剩余6342字)

畅销排行榜
  • 封锁
    上海文学 2016年08期

    上海文学

  • 离乡
    上海文学 2018年01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