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只有淮海路是想要记住的马路吗

2002年的春天,我和小五说好在博物馆碰头,我从复旦出发,坐537路到人民广场,结果在博物馆门口等了他两个小时。当时离开智能手机时代还有点远,手机的电却可以用很久,我大概在手机上玩了两个小时贪吃蛇。中间给小五发短信,他可能正从某个施工到一半的展厅赶来,他总是在路上消耗很多时间。然后等到他出现的时候,便显得风尘仆仆,仿佛来自于很远的地方,坐轮渡,坐公交,坐地铁,步行,来自于外星。(剩余6131字)

畅销排行榜
  • 南极
    上海文学 2018年12期

    上海文学

  • 故乡
    上海文学 2013年06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