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中的日耳曼尼亚

爱森纳赫的乐音

你挨次敲响每个教堂的钟,

又敛起厚重的夜的帷,

钻进我黑甜的国。

你发现

我原有像我头发一样茂盛的雄辩

和皮肤一般光洁的思想,

我永不屈服的灵魂

正朗笑着攀我笔直的鼻梁

和我的眼睛,

一只热烈地相思,

一只隐藏的希望

比惊蛰天还能生长。

你不能确认

被叫醒后的我是不是还有这些,

所以让唱诗班重新列队,

又唤回已委屈了几百年的巴赫,

指着刚译出的一段经文

告诉路德:

神的事情,原是这样显明在人心里。(剩余1603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故乡
    上海文学 2013年06期

    上海文学

  • 谣言
    上海文学 2010年02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