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所知道的王元化

这是一篇必须偿还的文债。

人过七十五岁,是不知明天醒来是否还清健的,所以必须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过,该做的事情必须抓紧去完成。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写我所知道的王元化,因为我欠了元化先生与张可老师一篇纪念文字。

有多少人写过纪念王元化先生的文章,大概难以计数了。元化先生自己的著作,大概在他生前就已被出罄了,包括他的《日记》《谈话录》……这是很罕见的,他在生前就被人七手八脚地推到了圣人的祭台上,这与其说是他的愿望,还不如说制造这些文字的人希望以圣徒自居。(剩余3442字)

畅销排行榜
  • 封锁
    上海文学 2016年08期

    上海文学

  • 离乡
    上海文学 2018年01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