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词语的梯子与时间

悬崖的边缘

我站在悬崖的边缘,前面是

悬浮的空气的负数,我一直

站在边缘纯粹的绝对之上

如果说我是一个点,其实

我就是这边缘核心的脊柱

另一个存在站在这里,时间的

楼梯已经被它们完整地抽掉

也许只需要半步,物质的重量

就会失衡,事实已经证明——

就是针尖一样的面积,也能让

一个庞大的物体在现实的

玻璃上立足,而这并非是在历险

难道这就是思想和意念的针孔

被巨石所穿越的全部理由

我一直站在那悬崖的最边缘

是遥远的大海终止了欲望和梦

我没有转过头,尽管太阳

洒下了千万颗没有重量的雨滴

因为在我的背后什么也没有……

从摇篮到坟墓

从摇篮到坟墓

时间的长和短

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

但这段距离

摇篮曲不能终止

因为它的长度

超过了世俗的死亡

你听那原始的声音

从母亲的喉头发出

这声调压过了所有的舌头

在群山和太阳之间

穿越了世代火焰的宇宙

通向地狱和天堂的门

虽然都已经被全部打开

但穹顶的窗户,却为我们的

归来,标明了红色的箭头

在这大地上,只有摇篮曲

才让酣睡的头颅和肋骨

甜蜜自由,没有痛苦

那突然的战栗和疯狂

让遥远的星星光芒散尽

因为母亲的双手

那持续的晃动,会让

我们享受幸福的一生

当我们躺在——

墓地的火焰之上

仍然是母亲的影子

在摇篮旁若隐若现

从摇篮到坟墓

只有母亲的手

还紧紧地牵着我们

从摇篮到坟墓

始终伴随着我们的

就是母亲的摇篮曲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

再没有什么别的声音

——能比她的吟唱

更要动人,更要美好!

这个世界并非杞人忧天

这个世界并非杞人忧天

但总会有人担心——

天空会突然地坍塌

我本应该待在老家达基沙洛

而不是在这个狂躁的尘世游走

但事实就是这样,我疲惫不堪

就是望见了并不遥远的山顶

我也再没有心气攀上它的高处

不是每一种动物,都有这样的想法

作为一个彝人,我只想——

同我的祖先们一样,躺在寂静的

山冈,长时间地注视着远方

在时间的尽头,最终捕捉到

这一切是如何消失得无影无踪

甚至去观察一只勤快英勇的蚂蚁

是怎样完成搬运比它的身体

更要庞大百倍的昆虫的把戏

如果没有疑义,还可以潜入荞麦地

去守望一颗颗麦尖上晶莹的露水

它们折射闪烁出千万个迷人的星空

而从那遥远处吹来的温暖的风

会让无名的思绪飘浮于永恒的无限

但是尽管这样,我仍然无法摆脱

这个地球遭遇不幸的生命

在我的耳边留下的沉重叹息

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洁身自好

可还是有人参与了对别的生物的杀戮

其实这个世界比我们想像的

还要令人堪忧,这并非是哗众取宠

我们的土地本来就是母亲的身躯

是今天的人類,在她身上留下了伤口

他们高举着机器和逻辑的镰刀

高歌猛进,横冲直撞,闪闪发光

羞耻这个词,不敢露面,它躲进了

把一切罪恶汇集在一起的那本词典

它让我们无尽的天空和海洋

留下了一道道斧痕叮当作响

这个宇宙只有太阳依然美好善良

它伸出了它的大手,去擦干泪水

可以听见,也可以看见,还有多少生命

正在诞生,并为明天的来临而欣喜若狂

尽管这样,我还是固执地相信

这个世界不会毁于一场预谋的战争

而会毁于一次谁也不太关注的偶然

但愿,但愿这一天永远不要出现。(剩余2012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 山洞
    上海文学 2009年12期

    上海文学

  • 暗处
    上海文学 2013年02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