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水流日夜

我那天正在楼下花园里散步,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我搬到这个小区之后,开始每天散步了。人到了花甲之年,竟然有了对健康的担忧,想起来有些好笑。但好笑归好笑,担忧却是蛮实在的,因为最近一两年,我开始咳嗽、失眠,莫名的消瘦和厌食。这显然不是好事。老婆同志严肃地对我说,你要锻炼咧,整天坐在书房里,会坐出病来的咧!我说,嗯,听你的。(剩余32646字)

畅销排行榜
  • 封锁
    上海文学 2016年08期

    上海文学

  • 离乡
    上海文学 2018年01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