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离乡

村里的老人常说,我们的村庄就是我们的世界。我无法接受这样的说法,从一开始就感到自己并不属于这座沉眠于山中的村落。我不仅对农事提不起精神,对于邻里间的嫉恨,围绕田产的纷争,谁家的女人偷汉子,谁家的男人有血性,谁家的老人得了什么怪病又是怎样医好的,谁家丢了牲口又如何寻回,以及什么乌鸦说人话,孤坟被雷霹开一道口子,婚丧嫁娶过大年,统统没有兴趣。(剩余3889字)

畅销排行榜
  • 蛇尾
    上海文学 2012年09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