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两刻

1.

很快就要到南京了,他甚至能隐约辨识到

那躁动的地平线正往上,冒着稠密的气流。

小心地,托起臃肿的行李,先知先觉的人总有

非凡的动机,他伸手去够背部过于拥挤的汗珠,

想像着玄武湖像一卷巨大的史书向他摊开,

秦淮河隐去是非,长江是一把悬空的利剑。

时值正午,他坐的火车就停在钟山下,很快就要

到南京了。(剩余160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同屋
    上海文学 2017年12期

    上海文学

  • 莲花
    上海文学 2017年12期

    上海文学

  • 大路
    上海文学 2014年02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