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黑灯火

上次争吵在两年前,我记得,汗渍。白衬衫上满是半透明的汗渍,还有诅咒一般萦绕的酒气。仰之,你蹒跚着撞进门来,怀里抱了座根雕,价值我们半年收入。你用手指紧紧扣住它,你的指尖微微发白,你的肩膀吃力地耸起,你的胳膊撞到门框,而它毫发无伤。

“眼睛。”你像孩子那样坐到地板上,坐到这块木头旁边,用目光贪婪地舔它。(剩余9046字)

畅销排行榜
  • 纵火
    上海文学 2018年10期

    上海文学

  • 保佑
    上海文学 2018年10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