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河水黄了,河水黑了


打开文本图片集

平生不修善果

只管杀人放火

忽地顿开金枷

这里扯断玉锁

咦,钱塘江上潮信来

今日方知我是我

——《水浒传》·鲁智深坐化遗诗

1951年夏天的某个深夜,造币厂桥朝北下来靠近沪杭铁路道口的朱家湾派出所,一颗昏暗的电灯泡下,几个民警摆弄着老式短枪和手铐。可以听到一段没头没脑的对话——

“再过一个时辰部队就到了,两个班,我和小江北带一个班,你们带一个,一点钟出发。(剩余37933字)

畅销排行榜
  • 纵火
    上海文学 2018年10期

    上海文学

  • 保佑
    上海文学 2018年10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