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握住老爸的手

1

最亲的人,莫过于父母。

2

三十多年前,妈妈病故,我悲痛欲绝。

周惟波来访,见我哀伤依旧,便约我写篇祭母之作。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当晚,我在宿舍里的台灯下,含泪写下了《没有用过的蓝头巾》,在《上海文学》发表后,又有别的刊物和几本书转载,还被翻译到日本,去年仍有网友在视屏上点评,令我不胜欣慰。(剩余5883字)

畅销排行榜
  • 南极
    上海文学 2018年12期

    上海文学

  • 故乡
    上海文学 2013年06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