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篦子

悠闲的午后,奶奶坐在院中把她的头发展开来,八十多岁的老人,一尺来长的头发,却没有一根白发,而她表演的唯一道具仅仅是一把缺了几根齿的篦子。

我们这个大家庭女性不多,母亲和大娘都是齐耳短发,妹妹尚在摇篮里,家中唯有祖母留着一头让后辈羡慕的长发。

许是作为家中上人的派头,更多的是老一辈人的生活习惯罢了,祖母的长发如她的服饰、如她的小脚、如她的秉性,我们这一代人终只能望其项背。(剩余1926字)

畅销排行榜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