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父亲,伫立身旁的大树

静默地走在街上,思绪被如雨般飘落的黄叶所惊扰。满眼望去,灰蓝色的天幕下,排排光秃秃的枝蔓在秋风中兀立着、摇曳着,从它们身上,我仿佛又看见了一个远离我们12年的生命……

父亲1946年参加马本斋回民连,辽沈战役打响时,他已是一位身经百战的连长了。攻打热河的鏖战整整持续了两天。父亲在指挥作战时,左肩不幸中弹,霎时,鲜血染红了厚厚的军装,战士要送他下去,他坚决不肯,直到战斗结束,脱下军装,才发现子弹已射进了左肩胛骨,从此,一个二寸多长的印记永远留在了他的肩上。(剩余1225字)

畅销排行榜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