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棉

我家的农田不多,尤其是旱地更是少得可怜。待到我们兄弟四人次第成人之后,母亲总是挤出几分上好的旱地种上棉花。

每到初秋,母亲会趁着露珠将一朵朵胖嘟嘟的棉桃采摘下来;夜晚来临,劳累一天的母亲没有休息,而是坐在如豆的油灯下,将棉花从棉桃里抽将出来,放进身旁的簸箕里。像每位母亲一样,每一朵棉花都是母亲捧在手掌里的希冀和心中暗藏的小小幸福,因为它们不是青菜萝卜,可以待价而沽,而是为儿子即将到来的“大喜”预备着的新婚棉。(剩余863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苦恋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