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从老家来

电话那头的表弟语无伦次,急促颤抖,好像话都压抑在胸腔里,此时慌不择路,全都要夺路而逃。好久我才明白,他的钱包不见了。他从老家来,十个小时的火车,到了车站,一摸口袋,钱包却不翼而飞,虽然后来证实是虚惊一场,但当我赶到车站,我看到他的脸色苍白,不住地向我诉说着,眼里闪着泪光,像受了很大委屈,他拍打着夹克衫口袋,敦实的身子蹦跳着,奢望钱包会从衣衫中掉落。(剩余1349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散步
    散文百家 2013年04期

    散文百家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