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回眸世纪老人季羡林先生

再次拜读卞毓方先生的书稿《天意从来高难问——晚年季羡林》,与以往的感受不同,今天文章里的季羡林老人已仙逝。而昨天,我还从文章里向往过北京,想念过北京。那个遥远的地方,季羡林先生在城市的一处,颐养天年。而如今,我无端地想听一些梵音,姑且,为纪念在德国最初学习过梵文、巴利文的季先生。我想此时将自己的心更靠近这位老人一些,更深切地感触这位老人还存在于宇宙中的一些精神。(剩余2071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