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那人背光而坐

在百年新诗波澜壮阔的背景上,女诗人以独有的情思神采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构成新诗艺术流变和精神长河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活跃在当代诗坛的60后诗人三色堇,她一出现就引起诗界的关注,其吟唱带着个性十足的生命经验和开阔辽远的审美疆域。评论家张清华认为她的诗有着“近于巫术或扶乩般的力量”,燎原认为她“直觉性地感受到了波德莱尔式的‘巴黎的忧郁’”,南鸥把她的审美色调认定为“明亮的橘色中潜藏着一些蓝色的忧伤”,马启代则把她定义为“叙事时代的抒情诗人”,是一位“怀揣诗意的乡愁从大唐返乡”的歌者……,待接读她的最新结集《背光而坐》时,我眼前幻化出的景象正是以上诸位评论家的感觉,犹如无垠旷野上有一株怒放的花树,在梦幻般七彩流光的时空中歌唱。(剩余207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