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冻桐子花

季节就是那么的奇怪。

油桐树开花之前,再晴朗的春天,都并不意味着天气就从此真正稳当当地暖和过来了。当我也同小伙伴一样急不可耐要脱去厚厚的粗布棉衣时,母亲年复一年说过无数次的那句话又来了:“桐子花都还没有开,还有冻的日子呢。哪天冻得狗拱灶。”

果然,天气说变脸就变脸了。寒潮来袭,天昏地暗,绵绵阴雨,村人又清鼻涕哗哗再度围着灶屋里的柴火烤手指,大狗小狗也时不时卧在灶前烘鼻子,蹭暖和。(剩余1458字)

畅销排行榜
  • 弱水
    少年文艺 2018年10期

    少年文艺

  • 峡谷
    少年文艺 2018年10期

    少年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