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龙眼园

17岁的金文哥对我来说是一个谜。他是爸“捡”来的技术员,还是农校出来的,在我家果园里干活,却只要求包吃包住不要工资。开始我认为爸在吹牛皮,总觉得天底下没这样的好事。后来金文哥说是真的我就信了。不过我对他的技术始终怀疑,有本事的,哪个不开口要个两千三千一月?所以,我宁愿勉强叫他一声“金文哥”,也不愿意叫他一声“师傅”。(剩余7465字)

畅销排行榜
  • 弱水
    少年文艺 2018年10期

    少年文艺

  • 峡谷
    少年文艺 2018年10期

    少年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